横横君

CP洁癖,维勇可逆不可拆『高考冲刺闭关中』


除维勇以外萌的CP:米英,索香,瓶邪,山狱,骸云,利艾,伏八,鬼白……maya好多

人真是贱的难受,能早睡的时候天天熬夜,早睡不了的时候又困得要死🙃

好好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水粉太美了!!

呼啊呦:

裁下来的边角纸舍不得扔画点小蝴蝶

我日为什么我的百度云里有维尤的漫画,宛如吃屎🙃🙃

没办法啊,我就是CP洁癖,我又能怎么办呢?

【维勇】转角的花店(ABO/画家维×花店老板勇) END

完结了,最后一章大粗长

第一章传送门

第二章传送门

第三章传送门

第四章传送门

第五章传送门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chapter. end

 

    

    自从维克托和勇利相遇已经过去了四个月,而维克托终于完成了他的新作。

    天气渐渐变凉,俄罗斯即使是初秋也是有些寒冷的,维克托穿着风衣走进了勇利的花店。

    看着熟悉的身影在店里忙碌,维克托不经意的嘴角上扬,湖水一般的眼睛里的温柔仿佛要从中溢出来一样。

    “维克托!早上好!”勇利一边忙活着收拾店里的花,一边扭过头冲维克托笑了笑。

    刚刚进的一大批花,让勇利忙的热火朝天,即使是俄罗斯的的秋天也阻挡不了勇利的额头冒出细密的汗珠,而勇利的脸也因为忙碌有些泛红。

    维克托感觉有点心跳加速。

   “咳,勇利,我过几天要举办画展示我的新画,要来看么?”维克托假装咳嗽了一下来掩饰内心的不淡定。

   “诶?维克托你的新画已经画完了么?”勇利放下了手里的花,“可以啊,在哪里?”

   “在莫斯科哦,坐飞机很快就能到了~”听到勇利同意以后,维克托的嘴巴都笑成了心形,“我帮你订机票吧!我们一起去~”

   “嗯,好。”

    事情定下来以后,维克托心情很好的哼着歌又坐到那个熟悉的角落里开始涂涂画画。

    勇利依旧在整理店里的花,但他却有点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维克托的新画已经完成了啊……我记得他当初是为了找灵感才来我的花店的……

    既然……新画已经完成了……那维克托以后还回来我的花店么……

    勇利对于维克托的感觉很微妙,勇利这么多年对于alpha是厌恶的。

    但是维克托却不一样,他不像其他alpha那样独断专横,丝毫不管Omega的感受。

    维克托很温柔,很体贴,这四个月里照顾了勇利很多。

   更重要的是他很尊重勇利,勇利不愿意提的事情他一个字都不会说,如果不小心的冒犯了勇利,他也会很诚恳的道歉。

    勇利虽然嘴上不说,但在心里还是很感动的。

    其实在勇利的潜意识里,他已经把维克托放在了很重要的位置,而他自己却浑然不知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 — — —

    随着飞机的降落,维克托和勇利到达了莫斯科,而一下飞机,数不清的镁光灯和记者便包围住了维克托。

    “尼基福罗夫先生这次的画的灵感来自哪里呢?”

    “请问尼基福罗夫先生新画完成以后有什么新的打算么?”

    “尼基福罗夫先生………”

     一一回绝了各位记者的问题,维克托拉着勇利快速穿过拥挤的人群,离开了机场。

    被维克托拉着一路小跑的勇利坐在去往画展汽车里大口的喘着气,心中默默感叹想不到维克托的人气这么高,简直跟明星一样……

    也难怪,毕竟长了张明星脸,画也画的这么好……

    来看画展的人虽然很多,但馆里还是很安静的,勇利遛了几圈便看到了维克托的新作。

    《 Life & Love》

    为什么要起这个名字呢?勇利看着那副画,跟之前看到的维克托的画作完全不同的风格。

    维克托之前的画很多都是要么色彩艳丽充满着华丽浪漫色彩,要么是冷色系透露着黑色的阴郁气息。

    而这次的新作虽然是暖色调的,但却不显得艳丽,平淡清新中透着一种柔和的气息,即使不懂绘画的勇利,也被这幅画吸引了。

    维克托的新作好评如潮,几乎每个人都在感叹维克托新作中流露出的细腻的感情。

    骨折刚好的雅科夫也欣慰的拍了拍维克托的肩膀。

    维克托被数不清的记者、粉丝包围着,他们把勇利越挤越远,勇利只能站在角落里看着人们把维克托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勇利第一次觉得维克托离自己是这么的遥远,维克托是年轻有为的著名画家,而他只是一个卖花的。

    勇利沉默的离开了展览馆,漫无目的的在河边走来走去,秋风吹的勇利打了一个激灵,不禁缩了缩脖子。

    手机响了,是维克托打来的。

   “勇利你去哪了?我找不到你了!”一接通电话便听到了维克托焦急的声音,本来不安的内心居然莫名其妙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“我在展览馆附近的河边散步。”

   “ok,勇利你等会我我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还没等勇利说话维克托就撂了电话。

    勇利站在河边呆呆的望着河面,河面在阳光的映照下波光粼粼,泛着金色的光芒,零零星星的几只不知名的鸟在河面上飞过,本是一幅秋高气爽的画面而勇利的内心却五味杂陈无心欣赏。

    展览馆离这条河很近,没过多久维克托就找到了勇利。

   “勇利!你怎么也不打一声招呼就走了!担心死我了!”维克托抓着勇利的肩膀,一边喘着气一边说。

    维克托一看就是跑着过来的,本来整齐的短发被风吹的乱七八糟的,而维克托也无暇整理。

    勇利看着维克托担心的样子,心里也有点过意不去,“不好意思啊,让你担心了。”勇利拿开了维克托的手偏过头不太敢直视维克托的眼睛。

    维克托感觉到了勇利的异样沉默了一会后开口说道:“陪我散散步吧勇利。”

    勇利跟维克托并肩走在河边,河边的气温稍微有些冷,维克托看到勇利拉了拉衣领后,把自己的围巾摘了下来。

   “俄罗斯比日本要冷很多吧,别感冒了。”维克托把那条围巾围在了勇利的脖子上,围巾的料子很好,勇利瞬间感觉暖和了许多。

   “谢...谢谢...”勇利有些脸红的道了个谢,一抬头便对上了维克托的眼睛。

    维克托在看他,眼神几乎可以用宠溺来形容。

   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温柔……我明明只是一个看起来像微不足道的小人物……

    维克托的温柔让勇利有些招架不住,一瞬间勇利有一种想哭的感觉,但勇利硬是忍住了。

   “有时候感觉时间过的好快啊,从我决定当画家开始,已经过去了十几年了。”维克托看着河面突然开口说到。

   “现在想想当时父母反对我当画家的样子还历历在目呢,当时我们打的好厉害呢,不过他们还是没拧过我呢。”想起往事的维克托笑了笑,抬起头看着莫斯科的天空。

   “你知道么勇利,从那以后我一直都是独自一个人过来的,父母反对我,亲戚不理解我,当年的我经常因为这种事情抑郁呢。”

    勇利没有说话,站在维克托的身边静静地听着维克托的倾诉。

    “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像一个画画的机器,没有感情的机器,不停的画画,虽然得了很多奖,但内心却没有什么喜悦的感觉。”

   “直到我的老师点拨我,我才明白我把两样东西丢弃的太久了。”

    维克托转身看着勇利,勇利也抬起了头看着维克托。

   “勇利,遇见你以后,我感觉我似乎找回了那两样东西呢。”

    勇利的心跳莫名加快,问道:“那两样东西,是什么?”

    维克托低下头在勇利的耳边轻声说道:“Life和love。”说完以后轻轻的吻了一下勇利的碎发。

    “勇利,我爱你。”

   突如其来的表白让勇利大脑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“维克托...你是认真的么...”勇利有点不敢相信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认真的,勇利。”

    勇利低下头,断断续续的说:“这...太突然了...维克托...”

    维克托看着勇利,他知道他和勇利认识才几个月,可能对于勇利是有些突然,但维克托已经控住不住他对勇利的感情了。

    最近他才想明白,他第一次见到勇利的那种感觉,大概就是一见钟情吧。

    “勇利,我不着急,我会等你的”维克托用手指轻轻撩了撩勇利的碎发,“我知道的,虽然不知道为什么,但勇利对alpha是比较厌恶的,可能你现在还不能接受。”

   “但你要知道,勇利,我爱你,我会一直等到你能够接受我为止。”

    勇利一言不发的站在那里看着闪闪发光的河面,沉默了好一会,才了口。

    “以前我在日本的时候,被一个变态alpha盯上了”勇利闭上了眼睛,深吸了一口气,“他每天都会跟踪我,给我发很多下流的短信,而有一天我出门买东西的时候他差点就……就……强奸了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虽然我的发小发现并及时救了我,但我还是受了很大的刺激,甚至滥用抑制剂最终导致了信息素失调。”

    想起了痛苦往事的勇利几乎站不稳,身子有些摇晃。

   “够了勇利,不想说就不要再说了。”勇利痛苦的样子像肉刺一样扎在维克托的心里,疼的维克托几乎无法呼吸,于是一把抱住了勇利。

   “所以我对alpha一直很厌恶,但我……并不讨厌维克托”被维克托抱在怀里,维克托信息素的味道把勇利温柔的包围在怀里,勇利感觉鼻子一酸,“但我想我还需要一段时间考虑……可以么维克托……”

    维克托捧着勇利的脸在勇利的额头上轻轻的落下了一个吻,只包含着温柔和爱意的吻。

   “当然可以,我都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 — — —

    从莫斯科回来已经是第四天了,这几天维克托因为工作的原因并没有来勇利的花店,而勇利这几天也一直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维克托对他的表白仿佛就在耳边,他甚至还能记得维克托的嘴唇落在自己额头上的感觉。

   其实对于维克托的表白,勇利的内心是喜悦的,但这么多年对于alpha的阴影一直阻碍着他,他让迈不过那道坎。

   “维克托……我该怎么办啊……”勇利趴在店里的小桌子上叹了口气自言自语到。

    门口的风铃“哗啦啦”的响了。“欢迎光临。”听到声音的勇利抬起头,看到进来的那个人以后瞳孔猛的一缩,冷汗“刷”的一下就流了下来,瞬间从椅子上弹了起来,甚至用力过猛弄倒了桌椅。

    为什么……为什么他会在这里……

    “勇利……勇利……真的是你……”来者赫然就是当年的那个alpha,那个给勇利留下了无法抹去的创伤的alpha。

   “勇利……我终于找到你了!!我出狱后一直都在找你,听说你来俄罗斯后我在俄罗斯找你找了好久……”三年不见他瘦的几乎有些病态,胡子拉碴的样子看起来就像吸了毒一样。

   “刚才路过这里看到这家店叫胜生花店,我兴奋极了,果然是你啊勇利!!”那个alpha三步并作两步的冲了过来,一把抓住了勇利的肩膀,力气大的几乎要把勇利的骨头捏碎,疼的勇利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“放开我啊!!你给我滚开!!”alpha离他越来越近,那股梦魇一样的信息素味道袭击着勇利,恐惧又恶心的感觉让勇利浑身抖得像筛糠。

    “我才不会放开你呢勇利!!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!!快,让我闻闻你的味道哈哈哈哈哈……”他一把把勇利按到地上,把鼻子埋到勇利的颈窝里闻了闻。

    “怎么闻不到味道,你他妈吃抑制剂了?”他的眼里充满了愤怒,用手掐着勇利的脖子,勇利感觉自己几乎快被掐死了,两条腿胡乱的挣扎着,手拼命的扯那只掐着自己脖子的手。

   “算了,等被操爽了自然就能发出味道了,抑制剂什么都是狗屁嘿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他说的话勇利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凉了一半,恐怖的回忆在勇利的脑海里一遍又一遍的回放。

    不要!我不要!谁来救救我!!

    脑海中闪过维克托的身影,勇利此时想的全都是维克托。

    我不要!我不要被这个alpha标记!如果可以的话……

    我希望维克托标记我……

   “维克托!!救我!!”对方的手已经伸进了勇利的衣服里,一次又一次在梦里出现过的那种恶心的感觉再一次袭来,对方的舌头也舔上了勇利的脖子,黏腻恶心的感觉让勇利的神经接近崩溃,本能的喊出了维克托的名字,泪水从眼睛里不停的流下。

    求求你,救救我,维克托,救我……

    结束了工作的维克托今天不知道为什么眼皮一直在不停的跳,心中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,于是便匆匆忙忙的来到了勇利的花店,一开门便看到了让他几乎失去理智的一幕。

    “混蛋你在干什么!!”维克托冲过去一下子就把压在勇利身上的那个alpha掀翻在了地上,那个alpha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一记重拳就打在了他的脸上。

    维克托这一拳几乎是下了死手,只见那个alpha在地上抽搐了几下然后就吐出了两颗牙。

    维克托看着他在地上疼的直抽搐,眼睛里是从未有过的阴冷杀意。

   “你很喜欢干这种事情是么?那我就让你再也干不了这种事。”维克托一脚实实的踩在了那个人的两腿中间,他瞬间疼的喊都喊不出来,两眼翻白,抖得像岸上濒死的鱼。

    维克托在屋子里找了一根绳子,把那个人结结实实的捆了起来,然后连忙冲到勇利身边。

    勇利躺在地上浑身颤抖,眼泪还在止不住的往下流,衣服被扯的乱七八糟,身上也有好几处挣扎时弄的淤青,而脖子上的印记最为扎眼。

    维克托感觉心如刀割,抱住勇利安抚性的抚摸着勇利的后背。“别怕勇利,我来救你了,我不会让他伤害你的。”

    勇利抱住维克托放声大哭,眼泪流了维克托一身。“维克托……我好害怕……为什么,为什么又是他……”勇利泣不成声,说的话断断续续模模糊糊,但维克托仍然听懂了。

   “他就是你在日本遇见的那个alpha么?”

    勇利把脸埋在维克托的胸口,点了点头,而此时维克托的眼睛里一片冰冷。

   “勇利……这个人是你的alpha么……他还没有标记过你对不对……”那个alpha从剧痛中缓了过来,趴在地上说道。

   “勇利我好爱你啊,当我的Omega好不好,我是这么的爱你,为什么你就不懂!!!”那个alpha突然声嘶力竭的喊了出来,然后发出了一串诡异的笑声。

    维克托走到他的身边,蹲下身说道:“听着,虽然我听不懂你说的日语,但你最好记住了,以后我就是勇利的alpha”维克托抓住他的头发使劲往上提了起来,“你等着吧,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。”

    维克托把他往地上一扔,然后掏出了手机报了警,警察很快就到了,维克托和勇利也跟着上了警车去做笔录。

    维克托也是有一定门路的人,这种人维克托有办法让他在监狱里待个至少20年。

    等一切事情都办妥当了,已经很晚了,维克托把勇利送到回了家,把勇利在床上安顿好,坐在勇利的床边轻轻的握住了他的手。

    “勇利,你放心,有我在以后不会发生这种事了。”维克托吻了吻勇利的嘴唇,不带一丝情欲的吻,蜻蜓点水一般掠过勇利的嘴唇。

    “真的么……”勇利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看着维克托,眼神里充满着疲倦。

   “我发誓,”维克托的吻了一下勇利的手背,庄重的立下了誓言,仿佛一个骑士,“我发誓,我将对我的所爱至死不渝。”

     勇利闭上了眼睛深吸了一口气,然后仿佛下定决心一般睁开了眼睛,看着维克托,一字一句的说道:

   “那我就把我的一生托付给你了,维克托。”

     维克托有点没反应过来,楞楞的看着勇利。

    “勇利……你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维克托,我爱你,我答应你的表白。”

    “人在最危险的时候都会想起对自己来说最重要的人,而我刚才,我脑子想的只有你,维克托。”

    勇利抱住了维克托,在维克托的耳边轻轻的说:“不要离开,伴我身边。”

    维克托也笑了,他看着勇利,勇利能够看到他眼中纯粹的爱意。

   “遵命,我的勇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 —  — —

    胜生花店依旧正常的营业着,而里面的墙上多了一幅画。

    那是维克托画的,一捧紫色的郁金香。

    紫色郁金香的花语是:忠贞的爱。

    爱情的诗歌,在这个的转角的花店谱写……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 — — —END— — — —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为啥凌晨更新呢

因为今天,2月27日是高考倒计时100天。

巧了,正好这天也是我的生日。

所以我觉得今天是很有意义的一天。

于是我决定让我人生中第一篇连载文在今天完结。

我爱小滑冰,我爱维勇,但我也希望我的高中生活不留遗憾。

所以最后的100天不再写文或者画画了,专心学习。

可能完结得很匆忙,但因为学业的原因这已经是我的极限了,还请大家多多包涵。

谢谢大家对我这个小新人的支持!

高考完后,我们再见吧!



(发现卡片上的日子写错了哈哈哈哈哈好尴尬啊)